-

第七十六章又是神秘老人

聽老畢說那老人十分瘦削,魏武立馬就想到了那個神秘老人。

“他救過你?”

“是的,他不僅救過我和我的家人,他的先輩還救過我的先人。

十幾年前在港島,那位黑道大佬原本是要殺我的,還要對我的家人趕儘殺絕。

他讓人把我的腳筋挑了,又把我裝進一個籠子,開著遊輪來到公海,準備把我沉到大海裡。

就在兩個馬仔把我抬起來要扔進大海的時候,船上突然出現一個六七十歲的瘦削老人。

誰也不知老人怎麼就上了船,老人一出現,瞬間就製住了船上所有的人,逼迫那個大佬留下我的命,並逼他不要對我的家人趕儘殺絕。

回到港島後,那老人拿出我高祖的信物,一個刻著我高祖名字的墨玉扳指。

所以我隻能聽他的。

當年我高祖受了重傷,被近百名清兵追殺到一個懸崖上。

恰好遇到一個修真者在崖上渡劫,不過,那人的功力似乎不夠,眼看就要被雷劫毀去。

那一百多人恰好在這時追上了懸崖,分散了天雷的威力,反而助那人一舉渡劫成功。

那一隊清兵被天雷轟擊後死傷大半,我高祖也深受重傷。

那修真者救下了我的高祖,帶走了他的扳指,並送給高祖半部叫《縱橫要略》的奇書,據說是春秋時期縱橫家的秘藏。

那人臨走時,跟高祖說,將來要我畢家後輩憑扳指為信物,還他後輩一個人情,我高祖當即就發了誓。

高祖憑著這半本奇書在亂世中保住一家老小,並創出了一份家業。

見到扳指,我便要用一輩子報恩,這是畢氏後人的命,何況那個老人還救了我和家人。

他當時給了我一大筆錢,讓我安置好家人,然後到內陸發展,培植和發展自己的勢力,說是將來有大用。

那老人神龍見首不見尾,我到大陸後就再也冇有見過他。

直到最近,老人再次出現,讓我到神山找你,想辦法留在你身邊,並找機會把這些年培植的勢力全部交給你,儘力輔佐你。

於是我便找到神山籍的穀世春,通過他達到來神山接近你的目的。

卻冇想到你恰好救了他的母親,於是一切便順理成章了。”

魏武聽了愈加吃驚。

這個有點亂啊!

那個老人是修真者的後人,難怪他可以給自己淬體,還會那麼神奇的醫術和功法。

隻是他姓魏啊!這些和他有什麼關係?難道魏家是那修真者的後人?從冇聽說過啊。

不過,既然是這種情況,老畢也算是自己人了,於是魏武便不再隱瞞,把自己兩次遇到那個老人,並被老人淬鍊身體、間接傳授醫術和功法的事都跟老畢說了。

老畢思索良久說:

“我前幾天就說你的身世不一般,你還不信。

那個老人必定與你有關,很有可能是你的長輩,所以極有可能,你就是那個修真者的後人。

我昨天特意看了魏老莊的風水,和你並無多大牽連,說明你不是那裡的人,也不是魏家的子孫。

現在看來,我在港島被老人救下時,便是你入獄不久,老人那時候便已經為你出獄做安排了。

所以說,你的入獄極有可能是故意安排的,至於為什麼要把你送進獄中,就不得而知了。

至於你所疑惑的,為什麼你的DNA和真凶極為相似,我想你是當局者迷了。

你想,憑你現在的的本事,在當時刑偵機關的辦公條件下,完成一次調包很難嗎?

何況那個老人的功夫應該要高於你,又刻意準備了很久,自然更加容易。”

魏武聽後微微頷首,好像真的可以。

兩人猜測了好久,也無法得出有用的結論,便不再糾結此事。

最後,畢奉和說:

“不管怎樣,咱們還是有緣分的。

我跟隨你就是為高祖報恩,這是我的宿命。

如今你又是唯一可以替我解毒並治好我腿傷的人,我不跟著你還能上哪去?”

接著老畢告訴魏武,這些年他也置辦了一些實體,一邊養活國外的家人,一邊培植地下勢力,用娛樂、物流、物業、安保等行業做掩護,人數接近三千,分散在全國各地,以及東南亞周邊。

戰鬥力還算強悍,尤其是都很衷心,裡麵的骨乾大都是畢家的舊部或受過畢家恩惠的。

當然,工商服務業也有涉及,主要是建築、房地產、翡翠加工銷售,其他行業也有涉入,隻是規模不大。

魏武冇想到自己在獄中十幾年,外麵居然有人給自己培植瞭如此大的勢力。

看來正像老畢所說的,他當年入獄恐怕真的不是巧合,而且那個神秘老人應該一直在暗中關注並保護著他。

見他不說話,老畢接著說:

“這樣一來就全都對上了,這位老人與你的關係一定不簡單,否則不會在十幾年前就替你謀劃了。

我估計當年你爺爺也一定是受他所托才把你帶回來照顧的。

你和那位老人之間的關係,今後一定會揭曉的,現在猜也冇有用。

他之所以不當麵告訴你原因,肯定有他的難處。

眼下當務之急,你應該儘快成長起來。

我這些年創下的商業實體,除了國外的那些我打算交給家人外,國內的部分以及這些年培植的勢力都會交給你,並極力輔佐你。

隻有你真正強大起來,那位老人纔有可能與你相見,到那時自然會揭開謎底。”

魏武冇想接手畢奉和這些年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,他隻想在中醫上發揮自己的優勢。

便搖頭道:

“那些還是由你掌控比較好,除了地下勢力,其餘的你都交給你家裡吧,那都是你辛辛苦苦創下的,我不能白白占了便宜。

就算是地下勢力,也有你自己掌控,我需要的時候,給我提供一些幫助就好了。

而且,那些地下勢力也要洗白了,好好做正當生意,彆撈偏門,更不要遊走在法律邊緣甚至違法犯罪。

我隻懂中醫,其他的一概不懂,接下來隻會在中醫方麵發展。

所以,暫時就在神山這邊,從這裡開始起步。

你的病好後,繼續回西南管你那一攤子事,咱們互不乾涉。

即使是在神山,咱們暫時還是以醫患關係來往,以後需要的時候,再根據情況調整。

我發揮我的中醫特長和專業,專事中醫,你按照你自己的計劃和思路,發展你的事業。

咱們分兩條腿走路,你隻需利用你的專業知識給我提供一些建議和指導就行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