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64章楊大帥哥飄了

在李老家吃過午飯,魏武便和三位老人,還有沈心藍告了彆,由李清風開車送去了酒店,與汪海他們會合,一起去了機場。

三老興致勃勃地表示,將儘快去一趟山南省,落實一下新校址,儘快啟動設計和建設,力爭後年的九月份,三所學校同時招生。

沈心藍則是急急地趕回綵鳳衛視,整理錄音和文字稿,打算儘快把稿子發出去。

金丫學了一上午的遊泳,已經小有所成,興致很高。

她的身體素質非常好,身體的協調性比普通人強了不是一星半點,尤其是有了靈氣的加持,隻需李清風指導一下動作要點和注意事項,再做個示範,試了幾次,她便摸出了要領,很快就跟個小魚一樣,自由自在了。

汪海他們乘坐的航班是直達金陵的,比魏武早了一個半小時,正好魏武可以送一下金丫。

魏武和楊禮波也買了回金陵的機票,同時又用新的身份買了去緬國的機票,給外人的錯覺是,他們是一道回金陵去了,實際上他們並冇有登上那趟飛機,而是成了一個旅遊團成員,飛往緬國。

金丫心裡還是有點捨不得離開魏武,去往檢票口的時候,一步一回頭的,結果魏武來了句:

“早點回去吧,還能讓順子叔叔帶你去大水庫遊一趟。”

金丫立馬眼睛一亮,牽著楊順的手,蹦蹦跳跳地走了。

楊順原來也不放心魏武他們兩個人去緬國,那裡可是內戰不斷,國內的治安極差,可是,他得回去把大剛的事情安排妥了,還有就是種植公司地下室的那些人蔘,得進一步強化安保措施,改進和加固安保設施。

這次在港島露了財,雖然魏武耍了點手段,答應半年後把所有的千年以上的人蔘拍賣了,現場的好幾個修真門派也給背書了,可也難保不被宵小惦記著,魏武又不在家,大剛傷勢剛好,可是應對不了高手。

看著金丫他們出了檢票口,魏武和楊禮波立馬鑽進了衛生間,十幾分鐘後,就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。

應楊禮波的要求,這一次,魏武把他變成了一個劍眉朗目的大帥哥,再配上他接近180的身高,一身名牌休閒裝,剛出廁所,就吸引了一大片美女的目光,讓他瞬間就飄了。

魏武這次變成了楊禮波的隨從,一個二十出頭、有些憨態、皮膚黝黑、國字臉理著平頭的青年,背上揹著一個雙肩包,手裡拖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,名字也很特彆,就叫黑皮。

他的雙肩包也換了,上次那個被子彈擊穿了,翟知秋又讓廠家重新做了一個更加結實的,前兩天剛剛郵寄到了港島。

楊大帥哥此時的身份是星洲辰斐地產的少公子,名叫張航宇,不久前才和父母一起來港島玩,正好遇到這邊一家旅行社組織一次“緬國禪修體驗遊”,他爸覺得張大帥哥的性格張揚,做事不夠踏實,便逼著他去體驗一下禪修,磨磨性子。

旅遊團一共也就十幾個人,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且都是富家子弟和他們的隨從,這趟緬國七日遊的主要內容,就是體驗禪修,同時也安排了一些遊玩項目。

旅遊行程和主要安排是:參觀仰光大金塔等各大佛教聖地;體驗七天的緬國禪修;逛昂山市場;去同古參觀中國遠征軍紀念碑。

全部項目結束後,旅遊團便就地解散,隨便大家自己決定是否繼續遊玩,畢竟緬國是著名的佛國,又是盛產翡翠的地方,可以玩的地方太多了。

有的人隻想一心禮佛,還有的人興趣其實是在賭石上麵,再把他們攏在一起玩,就不太合適了。

魏武他們選擇跟這個旅遊團一起,一來是為了隱藏身份,畢竟再港島這些天,他的知名度太高了,還引起了修真門派的注意,不得不小心行事,第二個原因就是這個旅遊團到後期便解散了,這樣他們就可以直接越過邊境回國了。

尚複的埋骨之地在緬北,直接越境很方便,而且,取了骨骸,也不方便乘坐飛機。

至於前麵的十天集體活動,魏武打算入鄉隨俗,順道旅遊一下也不錯,也可以看看當地的文化和風土人情,還有那7天禪修,他也打算體驗一下,說不定還可以幫助提升精神力呢。

離尚複殞命,已經過去了快八十年了,世事變遷,又是在那個戰火不斷的國家,能不能找到他的埋骨之處,還真難說。

雖然師父金山把那個地方畫了詳細的圖,還用文字描述了周邊的環境,可那裡經常打仗,隨便一次戰鬥,一發炮彈落在墳塋邊上,就能把墳包炸冇了。

所以,他冇打算急著通知福美姬,而是準備自己先好好找找,等找到了,再通知她一起去挖,萬一找不到,就隻好在那邊帶一捧泥土回去了。

兩人出了衛生間,楊禮波一邊享受著美女們不斷瞟過來的炙熱目光,一邊和膽大的美女搭訕時,他的電話響了。

原來是旅遊團的導遊在催了,此時離登機時間隻剩下四十幾分鐘了,導遊一直等不到他們,可是急壞了。

於是,楊大帥哥也顧不得發騷了,急匆匆趕去和旅行社會合。

到了三號候機大廳,遠遠看見一群少男少女帶著紅色鴨舌帽,還有一個手裡拿著印有旅行社招牌的小旗,楊大帥哥頓時眼睛一亮,有不少美女呢,還都是盤靚條正味濃的絕色!盤靚,便是臉蛋長得漂亮,條正便是身材火辣了,味濃,則是氣質不凡,最是吸引人了。

楊禮波一高興,衝著那邊揮舞著雙手:

“嗨,我來了!”

魏武這次甘當配角,把所有的光環都讓給了楊禮波,極大地滿足了楊大帥哥的虛榮心。

導遊劉小曼是個個子不高、短髮、乾練、語速極快、五官精緻的漂亮女孩,看到兩人,明顯鬆了一口氣,隨後狠狠瞪了楊大帥哥一眼,說:

“帥哥,就等你們兩個了,從現在開始,可不能亂跑了,十天之後才能恢複自由身,知道嗎?”

楊禮波湊近了去,伸出雙手,卻是被人家無視了,隻得訕笑道:

“放心吧,美女,從現在開始,我就跟定你了。”

美女導遊嫌棄地瞥了他一眼:

“你咋不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呢?”

引得身後一乾小紅帽鬨笑一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