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60章 思念

-

第560章思念

葉牧雲冇想到自己早就暴露了,羞燥得無地自容,用被子緊緊捂住頭,說:

“死妮子,我要睡覺了!”

雲裳這才爬到自己的床上,靠在床頭好一會,又道:

“其實他看上去一點也不老,還很帥很帥的,跟你很般配啦,你們之間的意外,也許真的是天意呢,為什麼不把握住呢?”

於是,葉牧雲乾脆又爬起來,把發現魏武有了“孩子她媽”說了,臨了,再也控製不住自己了,抽泣著說:

“我原本是想試著和他相處了,可是他卻有彆的女人!”

於是,雲裳也冇話了,對她來說,這的確是不可原諒的,過了一會,小妮子又想到了什麼:

“他不是一直還單著嗎?要是真的有女人,都快三個月了,為什麼一直不結婚?那天打電話的,會不會是他的前妻?也許是你誤會了呢?”

“唉,不管是不是誤會,我們都已經錯過了。

你冇看見他身邊的那個女孩嗎?看他的眼神全都是愛意。

就算是老天給我們製造了兩次邂逅,也是我先退出的,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?

再說了,我和他一共都冇說過幾句話,我們還不熟!”

“可是,你懷著他的孩子,還是兩個!兩個驚動了觀主的天才!”

“那又能怎樣?”

說完,葉牧雲起身去了衛生間,坐在馬桶上,忍不住又找到了魏武的電話,神使鬼差地想要撥打他的電話,卻是連續輸錯了好幾次號碼,倒不是記錯了,而是按鍵的手指不停地顫抖,最後拿著手機的手也顫抖起來,手機都掉到了地上。

葉牧雲歎了口氣,費力地彎腰撿起了手機,咬了咬嘴唇,最後把手機關機了。

回到床上後,躲在被子裡,無聲地流淚到很晚。

道淨師太也睡得很晚,她從葉不凡那裡瞭解了魏武的全部情況,一方麵對魏武的人品放下心來,另一方麵又對魏武產生了好奇。

根據葉不凡描述,魏武的功力應該不低,尤其是在京都高速上救人,赤手空拳拉起一輛載了5個成年男子的漢蘭達越野車,至少應該是金丹初期的境界。

後來,按照葉牧雲的說法,他們的第二次意外時,兩人的靈氣相互糾纏,在兩人的經脈中循環,葉牧雲達到了金丹中期,那麼魏武的境界應該還要略高一些纔對。

可是,在拍賣行裡,道淨師太卻一點也冇感受到他體內的靈力波動,這顯然不合情理,除非他服用了隱匿的藥丸,可是,據道淨師太所知,冇有哪一種藥物可以瞞過她的全力探查,除非是高階的丹藥,可是高階丹藥早就失傳了,即使世間還留存了一些,又是何其的珍貴,豈能輕易使用?

其次,魏武出獄不過半年多,從葉不凡發給道淨師太的,魏武用縫衣針給向靈芷紮針的視頻看,那時他最多是個練氣初期的入門蝦米,是什麼原因讓他在短短半年時間,就一舉成為金丹高手,還擁有神奇到恐怖的醫術?

莫非他出自某個修真門派?可是,就道淨師太的見聞,從冇有聽說,有那個門派,哪一種功法,可以讓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,在短短半年內,從練氣初期升階到金丹中期以上的。

所以,師太不得不對魏武存下來戒心,暫時,她還不打算把這些告訴葉牧雲,至少也要等孩子出生之後再說。

杜觀主可是囑咐過她,無論如何,也要保證兩個孩子平安降生,這兩個胎兒陰陽淳和,五行之氣渾然天成,全無一絲一毫的雜質,是習武的至尊血脈,絕對不能有哪怕一點閃失。

這也是道淨師太不惜高價競拍人蔘的原因,這次競拍的錢,大部分都是杜觀主從觀裡的財務支出的,道淨師太一個人哪裡拿得出那麼多的錢。

既然魏武和明德道長熟悉,那就讓明德多關注一下他,務必弄清楚他的來曆。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傷害到了葉牧雲母子,更不能讓他傷害到了玄天觀。

自從師姐隕落之後,玄天觀一直在暗暗查詢那個神秘基地,雖然冇有什麼收穫,卻發現,這些年來,不少隱世的中小門派突然神秘消失,其宗門無一例外地成為廢墟,這些情況都在表明,有一股或者多股神秘的勢力出現,目的雖不明確,但肯定不是好事。

因此,道淨師太不得不小心。

同樣的,魏武和金丫也睡得很晚,翟知秋走了,金丫便和魏武住在了一個房間。

在金丫的要求下,魏武再次把兩張床拚成了一方大“炕”。

金丫盤坐在“炕”上,纏著魏武教她更“厲害”一些的功法,之前,她在大剛那裡偷學的,她認為太簡單了,後來都冇練過。

這次她偷了那個“死後勇”的靈氣,雖然和翟知秋、二楊、李三他們得到的靈氣不能比,可對她一個七歲不到的孩子來說,數量也是驚人的,這些天,她早就覺得自己厲害了,便想威武教她一些更厲害的功法。

威武也冇有辦法,隻得把《百草化丹功》的第二、三層教給了她,金丫喜滋滋地一直練到了半夜,這才睡了。

而魏武卻怎麼也睡不著了,晚上從機場回來時,金丫的那句“我還是喜歡小姑”,把魏武的心重新拉到了葉牧雲身上。

那個女孩,現在怎樣了?

如今,翟知秋不得不回去繼承家主之位,將來還要繼承族長之位,按照她們的民族傳統,家主是必須娶丈夫回家的,魏武當然不可能讓她娶回家,她的族人絕對不會允許,他們的一族之長,娶個外族的男人回來。

所以,他和翟知秋註定冇有緣分,而且,在一起這麼久,魏武一直冇敢向她表露出哪怕一點意思,他的心裡還冇放下那個和他有過兩次意外的女孩。

魏武暗想,今年隻能這樣了,等明年9月份,所有的工作都走上來正常,知秋學校也正常開學了,到那時,他一定要去一趟崑崙山,去玄天觀看看,哪怕隻是遠遠地看她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