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三百五十九章新領地新篇章

看見是魏武回來了,周懷玉和玉昆等一群人全都跑了過來,臉上都寫滿了驚喜,一路跑,一路喊著:

“武哥,回來了。”

“魏總,辛苦了。”

到了跟前,玉昆笑著說:

“武哥,昨晚吃飯的時候,還唸叨你了呢,今兒就回來了。”

魏武笑著說:

“唸叨我啥了?是不是說我跑出去偷懶了?”

“怎麼會呢,任誰偷懶,你也不會偷懶啊!這幾個月,運回來的藥材和種子差不多把新建的倉庫堆滿了,要不是後來又建了更多的倉庫和廠房,早就堆不下了。

昨晚不是楊順和楊禮波兄弟來了嗎,大家在一起聚了聚,說到你,楊家兄弟把你這一段時間的情況大致地說了一下,大夥都說,幸虧當初下決心跟了你。”

一旁的周懷玉接道:

“可不是嗎?詩文、還有我嶽父,最近常跟我說,幸虧當初我當機立斷跟你合作了,要不然,現在怕是輪不到我了呢。

我聽說,連泰祥集團都主動跟你合作了,我要不是來得早,現在可是排不上號。”

這時,一個五十出頭的中年人擠了過來,老遠就伸出了手,周懷玉介紹說:

“魏總,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依然的爸爸,林天明林總。”

魏武連忙伸手和林天明握在一起,說:

“林總好,真是榮幸,一回來就遇見了您。”

林天明笑彎了精明的小眼睛:

“哪裡哪裡,我是特意趕來覲見魏總的,當初小女依然慧眼識珠,攀上了魏總這棵大樹,才讓我有了接近魏總的機會,幸會幸會啊。”

魏武連忙謙虛道:

“林總這麼說,我可不敢當哪,林總的產業遍佈山南,我這纔剛剛起步,跟林總可差得遠呢。”

林天明擺擺手說:

“魏總,你就彆謙虛了,我那都是東一榔頭西一斧子,投資散亂,大多是與人合作,我就占點小股份,看著項目不少,可是利潤都很薄。

哪裡有你這邊的效益高啊?這也是你為人實在,要是換個人,你的那些藥品、保健和化妝品,價格再提高幾倍,一點亦不會影響銷量。”

魏武笑著說:

“我們的利潤已經很可觀了,價格不必再提高了。”

林天明說:

“我就說你魏總仁義嗎。”

周懷玉衝著眼前大片的土地一揮手,衝魏武說:

“怎麼樣,對這塊地還滿意嗎?

你這次出去了近三個月,一直也不回來,一點也不著急。

可我跟詩文、還有依然著急啊,第一批的新藥批下來時,我的心裡還有些打鼓,怕批量生產的藥品質和療效會下降。

冇想到,那些藥雖然種類不多,但藥效特彆好,臨床使用的效果一點不比當初試生產的樣品差,市場反應更好。

開始的時候,我親自帶著推銷的團隊,托之前就認識的醫藥公司,往醫院推廣,讓他們先試用看看。

結果,冇過兩個禮拜,醫院和醫藥公司就蜂擁而至,搶著要訂貨,訂單根本冇法排,剛生產出來一批就立馬被搶了,很多醫藥公司的老總,直接帶著貨車、揹著現金,堵在門口要貨。

依然那邊也是一樣,在原先那個小胖子現在的高富帥幫助下,化妝品和保健酒的品質好得出奇,加上神奇的效果,每天在化妝品廠和保健酒廠排隊要貨的,比藥廠這邊還多。

幸虧她弟弟回來接管了富通大酒店,她才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保健酒和化妝品兩塊,全力協調生產,儘量提高生產能力,可是怎麼也比不上產品口碑擴散的速度,結果,林總也被依然拽過來幫忙了。

眼看生產遠遠跟不上需求,我和依然他爸一商量,自作主張,準備先把地拿下了,一邊做規劃,修建道路和圍牆,一邊等你回來。

正好吳書記從東北迴來,帶來了你要加大投資力度,全麵啟動神威集團建設的好訊息,市裡特彆是區裡的張書記很支援,二話不說,就把這片地給了我們。

還說這片土地本來就是留給你魏武的,周邊的地也暫時給你留著,等你回來再說,還說這個工業園就是因為你的計劃才決策的,一定會優先滿足神威集團的用地。

市裡給我們的優惠非常大,目前買地的錢隻交了五分之一,其餘的,說是三年內付清就行。

還有就是你運回來的藥材,我的天哪,這些天每天十幾輛大貨車送過來,還都是加工好的,你是不是把人家種植基地給掃蕩了,可也不對啊,都是野生的呀,那數量也太多了,你一個人出去的呀,難道你還有一支大部隊?”

魏武大笑道:

“這次還真是有一支上萬人的大部隊幫我,回頭再跟你說,玉昆,晚上在鎮上包個好點的大點的飯店,把這段時間吃了苦的,出了力的,連同在藥地乾活的村民都請來,市裡和區裡的領導電話我來打,周哥,林總,你們聯絡詩文還有依然她們,文老的電話我自己打。”

“好。”三人幾乎是同聲應道。

跟著,周懷玉把魏武介紹給後麵的幾個人,這些人都是原來給種植基地那邊施工的人,現在又被周懷玉請到這邊施工來了,雖然魏武冇和他們具體接觸過,但都麵熟,笑著和大家打了招呼。

玉昆正要問問剛纔那個小女孩的來曆,便看向那邊一人三狗,頓時嚇得一個趔趄,差點坐在了地上,手指伸著,結結巴巴地叫道:

“武哥,你看,那孩子,危險!”

魏武和周懷玉聞聲看去,就見那丫頭不知什麼時候,爬到了那二十多米高的巨大廣告牌上麵坐著,悠閒地吃著零食,兩條腿還不停地晃悠,周懷玉和邊上的人也都嚇得不輕。

魏武搖了搖頭,喊道:

“金丫,快下來,爬那麼高,嚇著叔伯他們了,以後不許爬高,過來見見叔叔伯伯們。”

金丫哦了一聲,跐溜就下來了,靠在魏武的腿上說:

“我就是爬上去看看,看看這塊地有多大,在上麵看得清楚些。”

魏武簡單跟大家說了金丫的來曆,金丫按照魏武的引導,脆生生地叫著人,要不是看到她剛纔爬高的舉動,看著倒是十分乖巧討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