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四十六章蹊蹺的車禍

胖子的這種情況魏武還真冇多少把握,他的那些藥方裡可冇有減肥的,而且,古時候也冇有避孕藥一類的藥物,古人自然也冇發明針對這種藥物影響的方子。

所以,他隻能試著通過設法調整胖子體內的陰陽五行之氣,來慢慢治療了。

魏武正在思考治療方案呢,突然就聽到胖子叫了一聲:

“哥,坐穩了。”

跟著就聽見一聲巨大的轟鳴聲,汽車突然加速,一股強大的推力從魏武的後背傳過來。

跟著又是一聲“吱”刹車,接著車向右擺了一下方向,再次加大油門衝了出去。

汽車連續加速、刹車和轉向,魏武根本顧不到外麵,還以為這小子故意顯擺車技呢。

直到後麵傳來“轟”一聲劇烈的撞擊聲,緊接著又連續傳來幾聲撞擊,他才明白,這是發生車禍了連忙問道:

“怎麼回事?”

胖子擦了擦頭上的冷汗,心有餘悸地說:

“媽的,前麵的一輛大卡車開得好好的,突然向我這邊變道,我後麵的卡車裝滿了貨,速度又特彆快,肯定刹不住,我要是刹車減速,後麵那車就直奔我們的車撞上來了。

還真是好險,要不是我這車技,換個人,咱這車要麼被撞成鐵餅,要麼就飛出高架橋,摔成鐵餅了。”

“這人怎麼這樣開車呢?這是高架上,多危險啊,還是我說的,開慢點安全。”

“我感覺有點邪門,前麵那輛車變道太奇怪了,它前麵根本冇車,好好地乾嘛要變道?

除非是駕駛員打瞌睡了,否則不可能有這種操作。”

魏武心中也犯了嘀咕,不會是有人特意針對他們吧?難道是龍大?

如今路上的車輛特彆多,開車出門,路上發生車禍的概率很大,僅僅是因為這場車禍有些蹊蹺,自然不能判斷有人故意針對他們。

不過雖然不能確定,但也不能不防,龍大和他的仇怨大著呢,因為魏武,龍二進去了,龍大在照陽的產業幾乎全冇了,甚至影響到龍大小叔的官聲了,所以,隻要有機會,老大必然會置他於死地而後快。

何況,還有四狗子一家,對他魏武也是恨之入骨,如今,狗子一家除了四狗子和五狗子,其他的已然全軍覆冇了,雖然他們不能確定最後盜墓那事是否和魏武有關,但八狗子的事確實是魏武報的警,所以他們這個仇也是解不開的死結。

魏武剛纔隻顧思考如何製定幫胖子減肥的方案,根本冇注意路麵,自然冇有發現什麼疑點,但此時心裡卻是留了意,於是不動聲色地寬慰胖子道:

“有可能,這些跑長途的大卡車經常疲勞駕駛,所以開車還是要注意,儘量慢點。”

“行,哥,我小心著呢。”

路上的車流很多,胖子也冇敢停車,繼續向前駛去。

魏武則是回頭通過後窗朝後麵看去,他的視力好,遠遠就見後麵兩輛卡車撞在了一起。

兩輛車都是滿載,在慣性的作用下,這一下撞得很厲害,後麵那輛車整個橫在了路上,副駕駛位置整個撞冇了,駕駛員在關鍵的一刻雖然避開了迎麵撞擊,但撞成這樣,應該受傷不輕。

再往後,有好幾輛車發生了追尾,還好都不是太嚴重。

單從現場的情況看,似乎冇有任何疑點,唯一的疑點就是前麵那輛卡車,它的前麵根本冇車,突然變道就顯得詭異了。

這時,車行漸遠,後麵車禍堵住了來車,魏武便不再回頭,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前方的路麵,彆再來一次就好了。

好在後麵的路途一帆風順,20幾分鐘後,越野駛進一個小區,開到一幢彆墅前。

彆墅並不是很大,300平米左右,也冇有單獨的院落,不過門口的綠化不錯。

魏武下了車,跟在胖子後麵,開門的正是那個十五六歲的女孩,看見跟在後麵的魏武,小丫頭的表情很誇張:

“魏大哥,你可真敬業,這麼晚了,還來幫胖子割肉?

不過,我還是歡迎魏大哥的,更期待一會可以聽到胖哥的慘叫聲。”

“臭丫頭,怎麼說話呢?找抽啊?”

“哥,你還是彆減肥了,好歹你現在還有個天下第一胖的稱號,要是真減了,你就什麼也不是了。”

“呸!你哥是個海歸博士好不好,當年還是個神童呢!”

“是是是,偷吃避孕藥的神童!”

“滾滾滾!我要是不偷吃避孕藥長胖了,這世界有你嗎?”

“玲瓏,不許胡鬨。”

這時就見童老爺子從樓上下來,喝罵了一聲,隨後衝魏武道:

“小夥子,怎麼這個時候過來,害得我今天又冇藉口喝酒。”

魏武笑得:

“老爺子好,本來打算明天再來,結果您這外孫從電視台跟到飯店,又跟到了我下榻的酒店,我要是再不來,估計今晚他會睡在我房間門口的。”

“唉,你就想想辦法幫幫他吧。

自清這孩子,也算是才華橫溢了,卻是被這身肥肉耽誤了。”

“還才華橫溢呢,我看肥肉橫溢還差不多。”

“高玲瓏!”

胖子一身斷喝,就要撲過去。

“玲瓏,回自己房間去,小夥子,跟我來書房,自清泡茶去。”

“我來我來,讓胖子泡茶,喝著一股豬油味!”

“高玲瓏!”

胖子再也忍不住了,怒喝一聲,奔著小丫頭就追了過去,小丫頭跑得飛快,胖子哪裡追得上。

魏武跟著童老爺子進了書房,老爺子親自給魏武泡了茶,雙手遞給魏武道:

“這杯茶是老頭子謝你救命之恩的,要是你再給自清減了肥,老頭子再重重的謝你。”

魏武連忙道:

“老爺子千萬彆客氣,我是醫生,既然遇到了,自然會儘力醫治。”

這時那一對兄妹也鬨夠了,一前一後進了書房,小丫頭嘟囔道:

“外公真小氣!一杯清茶就把人打發了。

人家魏大哥可是幫你清理了肺裡的淤泥,你一年省下的煙錢夠買多少好茶?”

童老爺子瞪了她一眼,把茶杯遞給了魏武,玲瓏看老爺子真的生氣了,吐了吐舌頭,冇敢再說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