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無敵魔尊》 小說介紹

《無敵魔尊》小說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熊黑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,主要講蕭寧齊月的故事。講述了:

《無敵魔尊》 第5章 免費試讀

黑風狂沙之中,突兀的傳來一聲厲喝。

此刻,宋濂整個人已經逼近齊嬰,手中的戰斧即將劈下。

就在戰斧的利刃距離齊嬰不過一分之刻,宋濂隻覺自己的雙臂被一道無形的力量徹底束縛,根本使不出半點力氣來。

“什、什麼情況!?”

看著宋濂僵持在那裡,距離自己不過一毫的戰斧,同那宋濂一樣停滯不動。

齊嬰直接一**癱坐在地上,劫後餘生的感覺直湧心頭。

“殿下速速回來!”

身後忽然傳來陳三裘的聲音,雖然齊嬰心裡有準備,但還是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。

那聲音就好像不是人能發出的一般,沙靡暗啞,宛如枯木之間的摩擦聲,極其刺耳。

齊嬰急忙起身來到那陳三裘的身後,看著身前這個鬥笠駝背老人,尤其是對方身上散發著駭人的肅殺之氣,不由得讓齊嬰嚥了口唾沫。

這陳三裘,佝僂著背,鬥笠破衫,看不清其麵貌,而暴露在外的手臂,那枯癟乾皺,宛如一具會行動的乾屍。

陳三裘並冇有注意到身後齊嬰的表情,目光始終盯著宋濂,開口道:“齊嬰殿下,你躲好了,一會彆誤傷著你。”

聞言,齊嬰重重的點了點頭,“我明白了,陳大師。”

聽見齊嬰的話後,陳三裘這才微微頷首,鬥笠下那雙渾眸冒著幽光。

而此刻的黑風已然散去,宋濂依舊是被牢牢禁錮,身體就好似被道道無形的絲線,緊緊的束縛在原地,難以動彈,更掙紮不得。

“霸王爆體!”

隨著宋濂一聲暴喝,氣勢瞬間攀升,每一塊肌肉都在不斷的膨脹壯碩,整個身軀都高大許多。

“喝——!”

忽然,宋濂眼神一聚,身形猛然一震,直接掙脫了那股無形的束縛之力。

“哦?燃燒生命為代價,來獲得短暫的狂暴力量嗎?”

看著宋濂周身縈繞著絲絲血氣,陳三秋戲謔的說道。

而宋濂卻不以為意,冷笑道:“殺你足夠了。”

聞言,陳三裘頓時陰笑連連,“就憑你,也敢殺老夫?簡直是可笑至極!!”

言語的同時,陳三裘身形一動,整個人忽然消失在原地,就好似化作一股黑風般,讓人難以捕捉。

宋濂眼神警惕的掃視著四周,根本不敢有絲毫的鬆懈。

僅僅是剛剛,雖然還未與陳三裘交手,但宋濂就已經心裡明白了,那陳三裘的修為絕對是在他之上的。

至少是淬體圓滿。

雙手緊握戰斧,周身的其實如那節節高,依舊在不斷的攀升,儼然已經到達了淬體後期的實力,直逼淬體巔峰。

而宋濂不知道的是,那陳三裘可是半步辟穀境。

就在這時,宋濂隻覺後脊生寒,宛如背靠刺骨冰窟。

根本來不及反應,卻見他的身後,那如鬼如魅的陳三裘赫然出現在他的身後。

“吃我一掌!!”

卻見那陳三裘猛然探出如鐵鉗一般枯癟的手掌,直接刺向宋濂。

“啊!”

宋濂慘叫一聲,整個人如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去。

陳三裘又豈能給他喘息的機會,在宋濂身體還未落地的時候,那陳三裘身形再動。

此刻的宋濂也是忍著劇痛,但身體依舊是向前俯衝,而自己卻冇有絲毫餘力扭轉。

“你太弱了!!”

陳三裘忽然出現在宋濂不過三尺之遠的地方,看著俯衝而來的宋濂,陳三裘嘴角勾起一抹獰笑,“這一掌,足夠你命喪當場了!”

話落,陳三裘手腕翻轉,手背朝下。

而在他的手心處,一個團黑色氣流正不斷彙聚,正是因為如此,整個空間都變得壓抑無比。

“喋喋……”

陳三裘發出刺耳的古怪笑聲後,右掌掌心那黑色氣流依舊不斷彙聚。

眼見宋濂近在咫尺,陳三裘眼神猛地一凝,向著宋濂的一掌轟出。

“砰——!”

當陳三裘祭出那一掌之後,那黑色氣流便攜卷著掌勁向著宋濂直逼而去。

隨著悶響過後,宋濂整個人向著身後,直接重重的砸向地麵。

街道上,赫然出現一個直徑三米的凹坑。

“咳咳。”

宋濂咳出幾口鮮血,而胸口處已經血肉模糊,甚至露出深深白骨。

暗暗調動體內真氣,這才止住不斷噴湧的鮮血。

看著宋濂已經一腳踏入了鬼門關,陳三裘眼中儘是嘲諷,“就你這等實力,還想打贏老夫?”

那宋濂儼然已經失勢,齊嬰這纔敢開口放下狠話,“蕭家餘孽,實力如狗,還癡心妄想去救蕭寧那廢物?”

聞言,宋濂啐了一口,冷笑道:“你們看看身後吧,哈哈……”

齊嬰猛然回頭,卻見身後的囚車已經是空無一人了,而地上還躺著那些士兵的屍體。

一時間,齊嬰怒不可遏,吼道:“陳大師,我要他死!!”

陳三裘冷笑一聲,說道:“即使我現在不殺他,那他也不可能活著過三日。”

“中了老夫煉製的毒,天王老子都無力迴天!!”

宋濂也不掙紮,直接平躺在地麵之上。

即使三日之後不死,自己也會因為失血過兒而亡的。

真氣隻能暫時控製傷口中滲出的鮮血,但也維持不了多久。

如果不即使得到處理和丹藥的治療,那麼宋濂疼都會被疼死!

“咳咳……”

宋濂捂著胸口,踉蹌起身,冷笑道:“真正愚蠢的,不正是你們嗎?”

“找死!”

陳三裘眼神瞬間陰翳無比,宛如獵豹,向著宋濂直衝而去。

“噗——!”

隻聽一聲悶響,卻見陳三裘的手竟然刺透了宋濂的胸膛!

“不知死活的的東西。”

陳三裘冷哼一聲,直接收回手掌,抬腳將宋濂踢飛數十米之遠。

宋濂整個人直接撞到街道一旁的磚牆之上,整麵牆瞬間崩裂,隨之而來的就是整個房屋的倒塌。

看著被埋在廢墟下的宋濂,齊嬰依舊是難解心頭之恨。

雖然蕭寧丹田以碎,成了一個廢物,但他不死,齊嬰又豈能安心!

怪不得那宋濂如此赴死,就是為了讓他們的注意全在宋濂身上。

但讓齊嬰想不到的是,除了宋濂這等淬體高手外,其他幾名北軍餘孽的實力,竟然也如此的強。

“媽的,著了他們的道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