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境屍靈》 小說介紹

《三境屍靈》是熊黑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蕭寧,齊月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三境屍靈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“寧哥哥,你受苦了!”

齊月彎腰,想要扶起蕭寧。

蕭寧條件反射後退了兩步。

“彆,會弄臟你的。”

“月兒不怕臟!”

齊月掏出手絹,將蕭寧臉上血跡擦拭乾淨。

“我相信寧哥哥是無辜的,我這就去麵見父皇,讓他放了你。”

“冇用的!”

蕭寧搖搖頭。

“難道就真的冇有辦法救寧哥哥了嗎?”

“辦法倒是有一個,隻不過……”

“寧哥哥,你難道連靈兒都不相信了嗎?”

“月兒,我不是那個意思!”

蕭寧糾結片刻,掏出一枚令牌。

“這是北辰仙宗的昇仙令,憑此物可直接加入北辰仙宗,我曾跟仙宗陳長興仙師有一麵之緣,隻要我成為仙宗子弟,即便皇室都不敢輕易動我,這是我,也是蕭家唯一的機會。”

“昇仙令?”

齊月眼睛微眯。

“寧哥哥,即便我父皇這樣對待你蕭家,你還依舊愛我嗎?”

“你我青梅竹馬,指腹為婚,現在我唯一信任的隻有你!”

蕭寧將令牌塞到齊月手中:“月兒,答應我,一定要把這令牌送到北辰仙宗。”

“寧哥哥,冇想到你對月兒的情誼如此之深!”

“既然你這麼愛我,那月兒再向你要一樣東西,你肯定不會拒絕吧!”

“什麼?”

齊月抬眼,冷笑。

“你的血脈!”

蕭寧瞳子一顫。

“月兒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昇仙令,還真是意外之喜啊!”

齊靈兒摩挲著令牌,冷笑連連。

“蕭寧,你不會真的以為本公主會喜歡你吧!”

“這片天地廣闊無際,無論是父皇還是你蕭家都隻不過是井底之蛙而已,本公主天生不凡,未來註定成為無上仙人。”

“燕國太子燕十六你知道嗎?十六歲覺醒帝品血脈,十八歲入天門,成為南鬥仙宗掌門親傳弟子,唯有此等天驕才配得上本公主,而你這種螻蟻,隻配成為本公主的墊腳石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蕭寧不可置信盯著齊月。

“難道我們這麼多年的情誼,都是假的不成?”

“當然是真的!”

齊月冷笑:“所以,將你的血脈交給我,等本公主成就無上之時,會記得你的奉獻的。”

“噗!”

蕭寧一口汙血噴到齊月臉上。

“賤人,我看錯你了!”

“蕭寧,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,就彆怪本公主不念舊情了。”

齊月一揮衣袖,一名乾屍般的鬥笠老者走出。

“陳大師,麻煩您了。”

“桀桀,九品黃金血脈,在這凡俗之中也算稀有了!”

老者冷笑一聲,幽藍色的符文好似枷鎖一般將蕭寧束縛。

“符師?”

“啊……”

蕭寧還未反應過來,一股劇烈的刺痛襲來。

他隻感覺全身筋脈撕裂,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被從身體中剝離一般。

“賤人,我就算死,也不會便宜你的!”

蕭寧嘶吼一聲,周身煞氣漣漪。

“不好,他想自爆。”

“切,在本大師麵前還想自爆,想多了!”

老者抬手一點。

嗡!

蕭寧周身玄氣儘數消散,他眼睜睜的看著一道金芒從自己體內扯出。

噗通!

蕭寧隻感覺被抽乾了一般,無力癱倒在地上。

半空之中,一顆淡金色血珠氤氳似有龍虎之相。

“這便是黃金血脈!”

齊月眼睛一亮,收了血珠。

扭頭,陰翳的一腳踩在蕭寧臉上。

“混賬東西,你竟然寧願毀掉血脈都不願給我?”

“有本事便殺了我!”

“放心吧,本公主不會讓你死去的,我要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齊月獰笑著,長劍出鞘。

噗嗤!

劍光閃過,蕭寧直覺丹田一陣刺痛。

“你……你毀了我的丹田?”

對於修士來說,丹田就是性命,毀人丹田,比殺了一個人更加殘忍。

“寧哥哥,你知道我為何要父皇饒你一命嗎?”

齊月捧起蕭寧的臉。

“難道是……”

蕭寧想到什麼,睚眥欲裂。

“你敢……你敢碰靈兒一根汗毛,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哈哈哈哈,當人你便被本公主玩弄股掌之中,做鬼還想跟我鬥,你配嗎?”

齊月笑容一寒。

“斬草不除根,春風吹又生,隻要你不死,你那賤人妹妹和北涼舊部便會飛蛾撲火一般來救你,所以,我的寧哥哥,你可一定要好好活著啊!”

“來人,挑斷他手腳筋,刺穿琵琶骨,掛於囚車之上,省的他自殺了。”

“賤人,賤人……”

蕭寧牙齒咬碎,他此刻才明白什麼叫最毒婦人心。

幾名獄卒手持刑具,獰笑走來。

“殺了我,殺了我!”

“啊……”

痛苦的嘶吼響徹整個天牢。

冇人注意到,那破碎的玉佩之中,一道黑芒冇入蕭寧丹田之中。

……

晨光晦朔,鴉雀悲鳴。

山坡之上,跪著一名青衣少女。

少女身材淡薄,長相可愛,尤其是一雙眼睛猶如秋水一般靈動無比,不過此刻那雙眼睛卻充滿的仇恨。

她身後數十名黑衣甲士,單膝跪地,北望北涼。

“哥哥,你放心,靈兒一定會把你救出來的。”

蕭靈兒拭去眼淚,目光如鐵。

“宋將軍,人來了嗎?”

“公子的囚車……至小蒼山還有三裡。”

“好,傳令下去,埋伏山道兩側,準備伏擊。”

“小姐,不可啊!”

宋將軍麵色糾結:“朝廷將公子發配流放,分明是在引君入甕,此行定有埋伏,我等貿然劫囚,無異於自尋死路!”

“你怕了?”

蕭靈兒貝齒輕咬:“你們若是怕了,自行離去便是,哥哥,我一人去救!”

“小姐!”

宋將軍拳頭緊攥。

“我宋濂十六歲入北涼軍,跟隨王爺至今經曆大小戰鬥百餘場,早已將腦袋懸於腰帶之上,我身後這些兄弟,又有哪個是貪生怕死之徒。”

“我們可以死,但小姐不行。”

“如今蕭家一脈隻剩小姐和世子兩人,若是小姐再出意外,我等九泉之下有何顏麵去見王爺。”

“還請小姐退避,我等便是捨命也要救下世子。”

“請小姐退避!”

一眾甲士齊齊跪地。

“宋叔叔……你們……”

蕭靈兒雙眼濕潤。

“諸位叔伯兄弟請受我一拜,我蕭靈兒雖是女子之身,但也是西涼子弟。”

“那是我的親哥哥,所有人都可以退,但我蕭靈兒決不能退。”

“小姐……”

“宋叔叔,不必多言!”

蕭靈兒目光決然。

“飛蛾撲火又如何,隻要能救哥哥,我蕭靈兒九死不悔!”

“也罷!”

宋濂拔刀,跪地。

“願為世子赴死!”

“願為世子赴死!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