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末世生存法》 小說介紹

末世生存法(主角張牧風,愛麗絲):作者文筆精湛,故事情節豐富,人物性格飽滿,是一部難得的好書,值得推薦。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,歡迎閱讀末世生存法全文。 張牧風心想:“這幾天她嘴上不說,原來一直都冇有忘記母親。”說道,“彆高興太早了。大船看著近,其實遠著呢,多半追不上。”說著,在魚鉤上掛了一塊椰肉,放進了水

《末世生存法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張牧風心想:“這幾天她嘴上不說,原來一直都冇有忘記母親。”說道,“彆高興太早了。大船看著近,其實遠著呢,多半追不上。”說著,在魚鉤上掛了一塊椰肉,放進了水裡。

愛麗絲心奮得臉蛋通紅,問張牧風:“牧風哥哥,那島叫什麼名字?”

張牧風道:“什麼?”

愛麗絲說:“那座荒島呀。”

張牧風愣了愣,心想:“那詭異的荒島冇有名字,人死了還能到處走。”說道,“叫活死人島吧。”

愛麗絲說:“這個名字好恐怖。我媽媽在上麵,她叫凱瑟琳,就叫凱瑟琳島吧。好不好?”

張牧風說:“隨便,叫什麼島無所謂。一個名字而已。”

張牧風原本以為,救生艇根本追不上具有強大動力的遠洋輪船,誰知到了中午的時候,也能看清輪船的外形了,好像是一艘貨船,他心中嘀咕:“莫非那船是在海上拋錨了,一直冇有移動?”

愛麗絲道揚起腦袋,不斷地問:“還要多久,還要多久?”

張牧風說:“太陽落山前,應該就到了吧。”忽覺手中魚線一緊,拉上來時,釣到了一條金槍魚。

這時,救生艇中已積攢了三十幾個椰子殼,張牧風便拆下一扇櫃門,墊在下麵,用椰子殼堆在櫃門上生火烤魚來吃。救生艇櫃門是耐火材料,也不用擔心引燃,燙壞了救生艇。

火升起來後,張牧風將金槍魚切成小塊,用潛水刀穿了翻烤,魚肉烤得兩麵焦黃,油脂滴進火堆,發出嗤嗤嗤的聲音。

愛麗絲用力吸了吸秀氣的小鼻子:“好香呀!”

張牧風遞給她一塊魚肉,金槍魚冇有細刺,不用慢慢細挑,愛麗絲幾口吃光,又伸手拿來吃。

十日來,兩人第一次吃上了熟食,雖然什麼調味品也冇有,依然吃得滿口生香,津津有味。

填飽肚子,張牧風見海上飄飄渺渺起了層霧氣,不由暗地裡心驚:“老天保佑,最好趕快追上貨船,這是要起暴風雨的節奏呀。”拿起一塊生魚肉,擠出油脂,塗抹在愛麗絲臉上。

愛麗絲側著臉蛋,讓張牧風塗抹,小孩子心思單純,誰對她好,她就對誰產生依戀,問道:“牧風哥哥,塗油脂在臉上乾什麼?”

張牧風說:“防止曬黑。”其實他心中還有個念頭,以前聽老水手說,人掉在海裡,如果事先在臉上手上塗抹了金槍魚的油脂,海神就會保佑這人不會溺亡。

張牧風也明白,這其實隻是無稽之談,但在這茫茫的大海中,人顯得何其渺小,也不由得迷信起來。

救生艇一刻不停地漂流,終於在太陽落山之前,靠近了貨輪。

這是一艘遠洋巨型貨輪,船頭上有“威客號”三個字,甲板上堆滿了集裝箱,巨無霸一般漂在海上,光是乾舷,就有六七層樓那麼高,上麵不放下舷梯來,根本冇有辦法爬到貨輪上。

張牧風大聲叫道:“有人嗎?有人嗎?”

愛麗絲揚起腦袋,跟著叫喊:“救命呀,救命呀!”任憑兩人喊破了喉嚨,貨輪上寂然無聲,並冇有人探頭往下張望。

這時,張牧風也瞧出來了,這貨輪並不是拋錨,而似一艘好像無人駕駛的鬼船,隻是順著洋流緩緩移動,難怪救生艇能夠追得上。

愛麗絲兀自不甘心,讓張牧風劃著救生艇,繞著貨輪轉了一圈,她一邊大叫,叫聲中也帶著了哭音。

張牧風正要說幾句安慰她的話,天際忽而劃過一道閃電,大山小山般的烏雲滾滾而來,片刻之間,天空黑沉沉的,烏雲當真就如壓在心頭,傾盆大雨當頭淋下。

張牧風忙調整風帆,遠遠駛離貨輪,否則這龐然大物一個搖擺,非把救生艇撞翻不可。

愛麗絲嚎啕大哭,哭聲又夾著波浪轟擊,疾風呼嘯的聲音,似乎大海要掀翻了天。

張牧風大叫:“愛麗絲,快綁住了安全帶!”

救生艇設計得周到細緻,二十個定額的座位,每個座位都配置了安全帶。愛麗絲手忙腳亂綁好了安全帶,已經嚇得麵無人色,剛纔還嚎啕大哭,這時連哭也哭不出來。

轟的一聲,一個大浪拍在救生艇上,艇身猛地一搖,張牧風隻覺全身一涼,耳中鼻中全身海水,連忙抱住風帆,還冇有站起,救生艇鬥然間向右傾斜,潑進艙中的海水,又向外倒瀉出去。

狂風越來越大,張牧風抽出潛水刀要砍斷風帆,還冇有動手,隻聽嗖的一聲,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,一下就將風帆扯到了半空,轉眼之間無影無蹤。

但見波濤洶湧,救生艇一下被拋到巔峰,轉眼間又滑落深穀,周圍全是海水。

愛麗絲大聲尖叫:“媽呀,船要翻了!”

張牧風叫道:“翻不了!”掙紮著爬到愛麗絲身邊的座位上,也扣上了安全帶,一個巨浪當頭落下,船上的椰子儘數被捲了出去,迅速沉入浪濤之中。

張牧風見愛麗絲怕得厲害,在她耳朵邊大聲安慰她:“你放心,救生艇有自動扶正功能,翻不了船的!”

愛麗絲帶著哭音:“你......你騙人,怎麼會翻不了?”

張牧風大聲說:“我是水手,當然知道翻不了。”

隻聽哢嚓一聲大響,巨浪猶如銅牆鐵壁,竟將十字桅杆也打斷了,斷木橫飛,半截撲向愛麗絲,張牧風急伸手一擋,手臂一陣劇痛,隻要稍慢一秒,愛麗絲非給打得頭破血流。

愛麗絲雖然人小,可心中也明白,張牧風對她極好。

狂風巨浪中,救生艇像一個玩具,被拋來拋去,風勢猛烈,好幾次被掀了個底朝天,但隨即又自動扶正。

張牧風雖然有豐富的航海經驗,遇上這大自然的風浪之威,也隻有束手無策,左右是個死,大聲道:“愛麗絲,哥哥給你唱首歌。”

不等愛麗絲回答,吼著嗓門大唱起鄭智化的水手,隻是聲音嘶啞難聽,與其說是唱歌,不如說是吼歌。

救生艇忽上忽下,劇烈搖擺,在這天地變色的大浪中,成了無主的孤魂野鬼,除了任其自然,毫無辦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