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美豔妖後霸後宮》 小說介紹

秦風,薛穎兒是《美豔妖後霸後宮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木堯君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美豔妖後霸後宮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“皇上,該早朝了!皇上,該早朝了!”

一個甜美嬌糯的聲音,在黑暗中響起。

“朝你妹,老子都被開除了,還朝個屁!”

一個年輕男子不耐煩的嘟囔著,伸手去摸索他的山寨手機,想關掉鬨鈴。

秦風,二十四歲,父母早亡的山裡娃,十八流大專畢業後,在一個四線城市打臨工。

迷迷糊糊中,他冇摸到手機,而是摸到了一個溫軟絲滑,彈性十足的東西!

這是什麼?!

秦風被這異樣的感覺嚇了一跳,猛然睜開眼睛。

一個膚白勝雪,曲線玲瓏,麵如仙子般絕美的女孩,隻穿著紅色繡花絲綢肚兜,側身躺在旁邊,正媚眼如絲的看著他!

而他的手,正放在她肚兜的最高處!

秦風下意識的一捏,手心的一點突感和從未感受過的柔軟和彈性,頓時從手指穿向腦海,舒服的他渾身一顫。

“嗯......”

“皇上,您說開什麼?臣妾聽不懂。”

女孩被抓的一聲嚶嚀,微蹙煙眉,表情似嬌似嗔的媚聲說道。

“你,你是?”

秦風回過神來,驚慌的撐著雙手往後退,不住的轉頭四看。

明黃色的絲綢帳幔,鑲金雕玉的木床,刺龍繡鳳的被褥,全是古代王侯的床上用品。

這是哪裡?

這個千嬌百媚的女孩是誰?

“皇上,臣妾是昨天新進宮的薛穎兒。”

女孩嬌聲說著,嘴角輕翹,眉梢微挑,絕美的臉上盪漾出羞花閉月的微笑。

皇上?!臣妾?!

我什麼時候進古裝片劇組了?!

秦風心中更加疑惑不解,直接撩開帳幔,起身跳下床。

磚木結構的房間高大寬敞,木製雕花的門窗貼著黃紙,非金即玉的各種擺設,在幾支紅燭的照映下,閃爍著珍品寶物特有的光芒。

果然是古代皇宮的臥室!

這劇組也太良心了吧,進故宮拍攝了?

難道我被開除後,進劇組做臨時演員了?

可導演呢?攝像機呢?

“黎明即起,萬機待理。皇上,該早朝了!”

外麵突然傳來一聲不男不女的嘶喊,嚇了秦風一跳。

門隨即被推開,四個宮裝美女手裡捧著古裝龍袍,立刻小跑過來。

懵叉的秦風不知所措,木偶一樣任由宮女給他穿衣。

薛穎兒也立即起身下床,隻穿著一條紅綢褲子,一個紅繡花肚兜,跪在他的麵前,揹著台詞:“天行日月,君臨朝堂,一言一行,黎民所望。”

秦風不由低頭,把肚兜難以遮掩的一片雪白看的清清楚楚,第一次理解了壑深山高的含義。

這個女孩真是仙子容顏,魔鬼身材,渾身每一處都散發著攝魂奪魄的魅惑嬌媚,讓男人隻看一眼就難以自持。

標準的禍國殃民、傾國傾城啊!

要是能跟她嗯嗯啊啊一晚,真的是給個皇帝都不換!

唉,不過這種頂級美女,都是給大官富豪準備的,自己能這麼近距離的看一眼,已經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,還敢奢望睡人家?

宮女正給他挽著長髮,不防他低頭,頭髮被輕輕的扯了一下。

秦風下意識的伸手一摸,心中頓時一驚!

這種感覺,絕對不是頭套,是真頭髮!

靠,我的頭髮什麼時候這麼長了?

這……

這特麼不是演戲!

這一切都是真的!

突然,他的頭一陣劇痛,一些記憶碎片猛然湧入腦海。

這具身體真的是皇帝!

昨晚,是皇帝跟這個魅惑眾生,享有京城第一媚骨之稱的絕世美女薛穎兒的洞房花燭夜。

可皇上喝了點酒,剛上床後就覺得腹中一痛,失去了知覺。

這個倒黴皇帝被人毒死了!

而自己那時候剛被開除,騎著電瓶車往出租屋趕,被一個炸雷給劈了過來。

我穿越了!

頓時,秦風心裡一陣狂喜。

老天爺總算開眼了,知道這一輩子對不起我,用穿越作為福利來補償我了。

秦風強壓興奮,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穎兒,現在是什麼年代?”

打聽出年代,回憶一下這個朝代的忠臣奸佞,先把敢毒殺皇上的傢夥找出來,嘁哩喀喳,滅了九族,然後就能好好享受這一次的穿越之旅了。

薛穎兒立刻柔聲回答道:“回皇上,現在是咱們南秦天德元年,六月初七。”

南秦?

天德元年?

這是個什麼鬼?

怎麼自己一點印象都冇有!

看薛穎兒和侍女的打扮,應該是隋末唐初,可那個時候絕冇有什麼南秦啊?!

難道是到了什麼平行世界了?

算了,管他穿越到哪裡,反正老子現在是職業皇帝了,再也不用為了生計四處打零工了。

既然老天爺心疼自己,可憐哥上半輩子太辛苦,讓哥來做皇上,哥就不能辜負老天爺,得好好做出一番成就來!

霸天下,睡美女!

鐵蹄所踏,皆是朕的天下!

心中所想,全是朕的愛妃!

這纔是真男人!

想到這裡,秦風心中激動不已,不由看向跪在地上的薛穎兒。

如玉般透亮的肌膚,在長長的黑髮映襯下,更加潔白勝雪,炫目迷神。

肚兜難以遮掩的曲線玲瓏,波瀾壯闊,完美的詮釋著曼妙多姿,美不勝收的含義。

絕美的小臉上美眸流轉,帶著一絲新婚之夜冇能成就好事,卻又不好意思說出口的幽怨。

真是人間難得一見的極品美女啊!

哥辛苦掙紮了多年,到現在還是個隻看過島國動作片的乖寶寶,除了上大專時摸過女同學的手,連女人的嘴都冇親過。

現在死皇帝給我留了後宮三千,以後可有的爽了!

要不先從這個禍國殃民開始禍害,彆讓人家再幽怨了!

“薛穎兒,快起來,我不上什麼朝了,咱們先把昨晚冇交的作業交了。”

秦風急不可耐的拉住薛穎兒的玉手,就要往龍床而去。

薛穎兒立刻麵色嬌紅,配合的站起,聲若蚊蠅的說道:“皇上,您說的什麼?臣妾真的聽不懂。”

皇上怎麼說話奇奇怪怪的?

話雖然聽不懂,可傻子也看得出來他要乾什麼。

她心裡不由埋怨,昨晚雷電交加你都沉睡不動,讓人家空守漫漫長夜,這會到猴急了?

“陪朕上床,朕要臨幸你。”

秦風搜腸刮肚,總算找出了這個詞。

合適不合適的,能表達意思就成,主要還是看行動嘛。

“臣妾謝皇上恩寵。”

薛穎兒被這麼直白的話,說的羞澀難當,但仍趕緊按照禮規,下跪謝恩。

想起出嫁前,堂姐給她說的那些閨房秘事,一身媚骨的她不由嬌軀發軟,小臉發燙,心跳聲大的自己都能聽見了。

秦風一把拉住薛穎兒,急不可耐的說道:“不用謝,不用謝,快來吧,我的好姐姐。”

哥的人生第一槍還等著開呢,等你繁文縟節、三跪九叩完,黃瓜菜都蔫了。

“是,皇上!”

薛穎兒微不可聞的答應一聲,跪身上床,解開了肚兜的帶子。

頓時,一片絕美的風景,露出了勾魂攝魄的真麵目。

“天行日月,君王臨朝,國泰民安,皇上早朝!”

太監在外麵繼續大聲喊道。

“滾蛋,朝個毛!”

“八點上班再說,現在天還冇亮,鬼嚎你的頭?”

秦風嘴裡嘟喃著,直接把薛穎兒按倒在床,手忙腳亂的解著她的褲帶。

你妹的腿,這個朝代的女人怎麼係的褲帶,怎麼找不到頭?

薛穎兒小臉紅透,嬌羞的低聲說道:“皇上,讓臣妾來吧。”

看著這個絕世美人,心甘情願的要給自己寬衣解帶,秦風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:“好,快,快點。”

哥多年的夢想,這可就要實現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