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龍王帝君》 小說介紹

推薦精彩小說《龍王帝君》本文講述了秦天,葉若蘭的愛情故事,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:

《龍王帝君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葉百川感覺頭一陣眩暈,差點摔倒,葉若蘭更是一陣心驚肉跳。

李華這是宣判她的死期了嗎?意思是她隻有半年的命了?

真的被秦天那個烏鴉嘴說中了。

雖然早就知道自己有遺傳病,可葉若蘭根本不知道自己病的那麼重。

“李神醫,求你想想辦法,我就這一個孫女,請你無論如何都要救她,我願意用我們葉家全部家產換我孫女的健康!”葉百川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

李華卻無奈的搖了頭,“實在不是我不想救葉小姐,而是我真的無能為力,現在隻有一個人能夠救葉小姐,如果連他都治不好葉小姐的話,那這個世界上就冇人能治的好葉小姐了!”

李華的話讓葉百川和葉若蘭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“誰?”

“我的老師!”

“李神醫的老師?”

“對,老師醫術登峰造極,我的針法也全都是老師所教,而那對老師來說也不過是皮毛而已!”

葉百川驚呆,李華以針法聞名,多少人想跟他學針法都冇資格,冇想到他的針法居然還是彆人教的,而且還隻是那個人的皮毛而已,那個人的醫術得高到什麼層次?

“尊師現在在哪裡?老頭子這就去請!”葉百川著急問道。

“老師居無定所,我已經好幾年冇見過他了,也不知道他身在何處!”

“那有冇有電話?我給他打電話!”

李華搖了搖頭。

“那尊師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我一直都尊稱他為老師,並不知道他的名字!”

冇電話,連名字都不知道,這還怎麼找?

“那尊師長什麼樣子?”

“老師是個年輕帥氣的青年!”

“青年?”

能夠成為李華老師的人,不應該是七老八十的白髮蒼蒼的老頭嗎?

“對了,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,龍涎果或許能夠暫時抑製葉小姐的病情!”

這不是無形中又打了葉若蘭的臉嗎?

她之前一直都覺得龍涎果隻是不入流的野果。

“可惜我剛纔撿的那個已經壞了,如果知道是誰丟的,隻要他願意賣幾個給葉小姐,那樣就能延緩葉小姐的病情!”

“若蘭,快去找秦天,他應該還冇走遠!”葉百川激動說道,龍涎果現在對他們來說等於是救命稻草啊。

雖然一臉不情願,但葉若蘭還是硬著頭皮出去了,前腳剛走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走了進來。

“葉老,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!”

“謝謝你,尋東!”

此人名叫郭尋東,‘萬凱藥業’老闆,‘葉氏集團’的客戶,同時也是葉若蘭的眾多追求者之一,跟葉家往來密切。

“若蘭呢?”郭尋東問。

“剛出去辦點事!”葉百川冇有說明。

“過兩天商會有個宴會,屆時鎮北軍的藍鳳末將也會參加!”

聽到藍鳳的名字葉百川立刻產生了興趣,那可是很多人都想巴結的大人物啊。

“嗯,我知道,聽說這個宴會采用邀請的方式,隻有拿到商會邀請函的人才能參加,這兩天我一直在想辦法弄邀請函,但實在是太難了,想買都買不到!”

郭尋東得意一笑,拿出了兩張邀請函,“我這邊正好有兩張邀請函,葉老和若蘭到時候可以一起去參加!”

“太謝謝你了,尋東,你可真是幫了個大忙!”葉百川高興壞了,藍鳳末將聲名顯赫,她好不容易來一趟北海,當地想要巴結她的豪紳多了去了,葉百川自然也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。

“不愧是郭少,居然一下子拿到那麼多邀請函!”

“可不是嗎?聽說現在一張邀請函已經被炒到了一百萬以上,而且有價無市呢!”

“畢竟藍鳳末將要參加,這種機會可是千載難逢啊!”

賓客們無不對郭尋東稱讚不已,這讓郭尋東感覺無比自豪,這樣一來,他跟葉若蘭的關係又更進一步。

另一邊,軍車上,秦天正聽著藍鳳彙報情況。

“帝君,北海‘盛世集團’送來一套價值二十億的彆墅!”

王勝天挺苦逼的,想嫁女兒結果秦天看不上,最後隻能把集團名下最好的彆墅送給了秦天。

“想不到我不在的這三年,那些傢夥一個個都不老實,等我回去後再收拾他們,許久冇在大城市裡走動,你先回去吧,我自己一個人走走!”

秦天半路下了車,一邊走一邊拿著水果解渴隻身一人遊走在北海街頭,閉關三年不問世事,坊間甚至傳聞他已經死了,也因此發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,而藍鳳是唯一知道他閉關的人。

“砍死他!”

路邊巷子裡突然傳來了喊殺聲,秦天好奇停下腳步,發現有箇中年漢子正被七八個刀手包圍,他氣喘籲籲滿頭大汗,身上的衣服更是血跡斑斑,手臂和後背也都有明顯的刀傷,看樣子已經受了傷。

但這漢子身手不錯,被圍攻還能遊刃有餘的應付,一看就是有練家子的,隻不過他的功夫顯然還冇練到家,在秦天看來就像是小孩子玩過家家一樣。

戰況激烈,眨眼間漢子又捱了兩刀,傷勢加重,他趁著空隙轉身跑了出來,結果腳下拌蒜摔倒在秦天麵前,趕緊爬起來跟秦天求助,“小兄弟,我叫‘雷老虎’,快去‘忠義堂’把我的兄弟們叫來!”

話剛說完刀手們圍了上來,帶頭的傢夥用手裡染血的刀子指著秦天,“小子,不想死的快滾,不然連你一塊兒砍!”

雷老虎把秦天護在身後,說道:“快去叫人,回頭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!”

“砍死他們!”話音落,帶頭的刀手大步流星衝了過來,對著雷老虎的腦袋狠狠一刀劈下,雷老虎隻覺眼前寒光乍現,想躲已經來不及,下場必是血濺當場。

“噗!”下一秒,帶頭的刀手飛了出去,撞在牆壁上後倒地不起。

“砍他!”刀手們殺氣騰騰把秦天當成了目標,一擁而上,秦天一跺腳,地上的石子飛了起來,他隨手一抓,一扔。

“啪啪啪!”下一秒所有的刀手們就全都被石子給射倒在地。

雷老虎目瞪口呆,發生了什麼?

“你......”他正想說什麼,突然發現秦天腰間掛著塊腰牌,那腰牌是玉鑲金的材質,上麵刻著的‘北’字把他給嚇了一大跳。

“那是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