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活成了長生者》 小說介紹

小說主人公是徐長生,周葵,書名叫《活成了長生者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江南龍神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

《活成了長生者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炎夏。

盤龍村。

“楊老,出來買東西?”

“咳咳……買,買套衣服。”

“那讓您孫子跑腿呀,您都這麼大年紀了,還是得在家呆著好點。”

“楊老,不是我說,您那孫子真不像話,不外出闖蕩,整天就窩在這鄉下地方睡大覺,有什麼出息?”

“那孩子也算是廢啦,二十好幾了,要不是靠老爺子的低保,爺孫倆估計都餓死了。”

聽著街坊鄰居的議論,風燭殘年的楊子野擺手不言,顫巍巍回了家。

他先是在院子裡把新衣服換上,接著洗臉、束髮。

捯飭乾淨之後,老頭子進入屋裡,輕輕敲響臥室的門。

裡麵的人是他的孫子,徐長生。

當然,孫子是外麪人的說法。

楊子野雙膝跪地,開口道:“老爺,小野要走啦……”

裡頭安靜了幾秒。

嘎吱……

門打開。

一名二十來歲,身穿布衣的年輕男人走了出來。

楊子野跪地抬頭,深深地注視著這個男人,老眼迅速濕潤,乾枯的雙唇顫抖著說不出話來。

徐長生問道:“小野,我打坐多久了?”

“三年零十個月。”楊子野道。

“哦,倒是不長。”徐長生點頭,看著這個行將就木的老頭,問道:“你壽命儘了?”

“是的,老爺。”楊子野老淚縱橫:“小野不能再侍奉您左右了……”

“你無修行之資,百歲已是儘頭。”徐長生輕聲道:“你去吧,我為你處理後事。”

“謝老爺,此生能夠追隨您,小野三生有幸,您一定要照顧好自己……”

楊子野用儘最後的力氣,恭恭敬敬地磕三個響頭。

一分鐘後。

看著躺在床上生息斷絕的楊子野,徐長生臉上才浮起深深的複雜。

小野啊小野。

我何其羨慕你?

你人生短暫如流星,但你留下了子嗣後代。

我自幼修道,天資異稟,可後果卻是,平常女子極難與我有結晶……

我跨越無儘的時間長河,卻冇有一份屬於我的血脈。

那種深入骨髓的孤獨感,太可怕了。

因此,我才需要如你一般的仆人作陪。

徐長生歎了口氣,雙手結起一個法印。

下一刻,楊子野的身軀化成細散飛灰,融入了天地間。

送走楊子野後,徐長生正要動身離開這座山村。

轟轟轟!

一連串的引擎聲突然響起!

徐長生走了出去。

好幾輛車停在門前。

第一輛是兩百多萬的賓利,其它都是麪包車。

氣勢頗為凶煞。

街坊們探頭熱議。

一名二十**歲的漂亮女人從賓利下車,趾高氣昂道:“我叫周雨晴,晉城周家人。”

徐長生淡淡問:“有事?”

周雨晴被徐長生高高在上的態度弄得愣了一下,冷笑道:“鄉下人挺狂啊,孤陋寡聞冇聽過我周家就算了,冇看到我這麼多車這麼多人麼?”

徐長生吐出二字:“說事。”

周雨晴冷冷道:“行,那我就說事,我問你,四年前你是否去過晉城?”

徐長生沉吟道:“路過。”

周雨晴繼續道:“那你是不是和一名叫做周葵的女孩發生了關係?”

徐長生皺起眉來:“與你何乾?”

四年前外出時,確實與一位姓周的年輕女子行過一次魚水之歡。

他是活了無數年的修行者不錯,甚至可以做到徹徹底底的辟穀。

但也是個男人。

男歡女愛很正常。

“哈哈哈哈,周葵居然真的會看上你這種鄉下人。”

周雨晴譏笑幾聲,一揚手。

嘩嘩嘩,麪包車湧下十幾個虎背熊腰的大漢,氣勢洶洶地圍了過來!

“三天前,楊家在省城找到失聯了四年的周葵。”

周雨晴臉上的譏諷化為咬牙切齒,說道:“那個婊子……!!”

“丟了身子也罷了,居然還生了個賤種!!”

“失蹤幾年,孩子都會打醬油!!

“她明明知道,楊家大少爺是她的未婚夫!!!”

“為了賠罪,我周家已經將周葵和小野種交由楊家處置了。”

“可是楊家覺得不夠!”

“楊家說,如果三日之內,找不到小賤種的生父,就會對周家出手,讓周家徹底破產!”

周雨晴滿臉後怕地說:“還好最後一天找到你了,真是上天保我周家不死!”

徐長生耳目嗡鳴。

在周雨晴一開始說,周葵生了孩子之後。

他試著感受了一下。

居然真的在數百裡外,感知到了自己的血脈……

自己的血脈!!

徐長生雙眸陷入失神之中,整顆腦袋嗡嗡作響。

自己有子嗣了?

是個小丫頭?

她……長得像自己麼?

還是像她媽媽?

回過神來,徐長生再也無法保持平靜,急聲道:“她……她母子倆現在怎麼樣?是否平安?”

見他慌亂的模樣,周雨晴冷笑道:“怕了?嗬嗬,她們在楊家呢,死活不知道,但肯定是遭了不少罪,你是要老老實實跟我走,還是逃跑,然後讓我的人打斷你雙腿……”

“走!!”

徐長生眼底殺機洶湧:“現在就走!!”

……

楊家資產七八十個億,在晉城是一流家族,有錢有勢。

三小時後。

關著著一名年輕女人和一個小女孩。

楊家彆墅前院。

“媽媽……媽媽……”

此時,小女孩口中冒血,目光渙散,無意識地呼喚著:“媽媽……你在哪裡……豆丁疼,好疼……”

女人姿容絕色。

赫然是周葵。

她披頭散髮,泣不成聲:“媽媽在這裡,豆丁彆怕,媽媽在這裡……”

她想抱抱自己的女兒。

卻不敢。

因為小傢夥傷得太重太重了……

因為無情的毆打,平時細嫩的皮膚現在冇有一處是完整的……

這些傷十分殘忍,普通的年幼孩子也許早已因劇烈的疼痛而死去。

可是,小豆丁扛下來了。

而真正致命的是。

五分鐘前。

楊家大少楊少宗要強行帶自己去房間……

小豆丁忍著一臉燙傷的劇痛,大聲說:“壞人,不準欺負我媽媽,不然我爸爸不會放過你的,媽媽說了,爸爸可是個頂天立地的蓋世英雄!”

然後,楊少宗暴怒了,更加變本加厲的對小豆丁動手!

現在紅彤彤的血液不停地從嘴巴裡湧出來,如同泉湧。

會死的……

這麼重的傷,不及時就醫,成年人都扛不住,更彆說小豆丁了……

周葵哭得差點斷氣。

“媽媽,豆丁好冷……”

這時,小豆丁抽搐幾下,眼球開始無意識上翻,微弱含糊的聲音伴著鮮血從口中流出:“豆丁好睏好冷……媽媽……豆丁好像看見爸爸了……”

“媽媽你說過……人去天上之前,會見到最想見的人……”

“媽媽……豆丁真的看見爸爸了……”

“可是……豆丁好睏……想睡覺……”

“爸爸……”

小豆丁喃喃著,雙目灰白,失去了聚焦的能力。

她眼簾顫抖,無力地抬起小小的肉肉的左手,艱難地抓了抓空氣。

彷彿她從未見過的父親,就站在那裡一般。

“豆丁,你不能睡!你不能睡!!”

周葵忍不住了,轉身雙手死死地抓住鐵欄,用力得青筋都爆了起來,撕心裂肺地哭喊:“楊少宗!求求你救救我女兒,她快不行了!”

“求求你了!”

“我女兒要死了!”

“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,隻要你救我女兒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