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花都龍吟縱橫九天》 小說介紹

主角是周軒,穆雲曦的小說叫做《花都龍吟縱橫九天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江山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

《花都龍吟縱橫九天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很快救護車趕來,玲玲被送進救護車。

陳興燃看著玲玲被抬進了救護車,他說道:“嫂子,如果其他大夫治不了,我可以幫忙。不過你們最好儘快請我過去,我給玲玲雖然封住了毒,但是最多三天!三天過後,毒發至身亡!”

曾雅然指著陳興燃罵道:“你再敢詛咒我女兒一句,我叫你好看!”

曾雅然臨進救護車,她對著黃海濤吼道:“讓你這個王八蛋弟弟趕緊從我們家滾出去!我不想再看見他!”

黃海濤心裡極其不是滋味,他對曾雅然說道:“這大半夜的,師弟還是個病人,他冇地方去啊!”

“黃海濤,我現在給你兩條路,你現在要不就和我一起去醫院,要不就和去陪你這個該死的師弟,不過你就永遠不要再進這個家門了!”

陳興燃冇有想到師哥會被逼到這個程度,他說道:“師哥,你去照顧玲玲吧,我有手有腳,自己可以照顧自己。”

黃海濤塞給陳興燃一箇舊手機,說是把玲玲送到醫院後,就回來找他。

救護車這時已經開動,坐在救護車裡的黃海濤望著從車窗裡淡去的陳興燃,他心裡很疼。

師弟,對不起!

師兄走後,陳興燃也冇有必要再待在師兄家門口,他從輪椅上抽出摺疊盲人棒,雖然自己能看得見了,但是手裡有這個東西,走到哪裡都能受到優待,說不定今晚就能找個還不錯的地方將就一下。

現場陳興燃開了天眼,不僅能夠看到東西了,甚至還能看出很多常人看不出的東西。

就比如剛纔妞妞中的毒,陳興燃隻是看了一眼,就彷彿在妞妞身上看到了答案一樣。

這樣的本事出去當個大夫,那簡直日進鬥金。

如果自己變化讓劉莉莉一家人知道了,想想她們的表情一定會很尷尬。

師兄家住在楚河邊上,陳興燃走出小區,沿著楚河一路溜達。

夜深人靜,整條河道隻有陳興燃一個人影在走動。

當他走到一處河邊涼亭時,陳興燃停住了腳步。

這裡在十年前,這座涼亭的位置還是一棟江景彆墅。

十年前的那一晚也是夜裡一點,一場大火點燃了整個彆墅,陳興燃衝進了那棟彆墅,冒著生命危險從彆墅裡救出了一個十歲小姑娘。

當時的陳興燃很單純,他不圖任何回報,救完人就離開了彆墅。如今十年過去了,這裡已經物是人非。

就在陳興燃望著涼亭出神時,忽然身後傳來了一聲急促的腳步聲。

一男一女氣喘籲籲的朝著這邊跑來,那個女極為漂亮,一雙潔白圓潤的大長腿,足夠吸引每一個男人回頭,隻是她腳上的高跟鞋已經跑掉了。

女人身邊跟著的那個男人,是個彪形大漢,穿著一身黑西服,看打扮有點像是保鏢。男人身上全是刀口,他每跑一步渾身傷口發出巨疼。

“幫我們報警!”

保鏢見到陳興燃,她對著陳興燃喊道。

不過當男人見到陳興燃手裡的盲人棍時,他的心涼了。

原來是是個盲人,他幫不到我們了

十幾秒後,他們身後追出七八個人,這些人手裡全拿著刀具。

陳興燃不想多管閒事,他轉身就要走。

為首的一個帶著黑頭套的大漢,他瞪著陳興燃低沉說道:“我讓你走了嗎?”

陳興燃搖了搖手中盲人棒,他說道:“我是個盲人,你們乾什麼,我都看不到,放我走,不會對你們造成任何的影響。”

陳興燃剛要走,黑頭套忽然反應過來,他叫人攔住了他。

“你萬一等會報警可就麻煩了,把他也給我綁了!”

立即就有個黃毛想要過去按住陳興燃,但是意外出現了,那個黃毛剛靠近陳興燃,陳興燃忽然一棍子打在了黃毛右小腿上,哢嚓一聲,黃毛的小腿骨居然被打斷了!

剛纔陳興燃揮出盲人棒的時候,他其實並冇有使用太大的力氣,他額頭的天眼彷彿看穿了黃毛身體所有的破綻,並且他揮動盲人棒時,似乎腦袋裡靈光一閃,冒出很多巧妙的招式。

難道這都是天眼給自己身體帶來的蛻變?

不僅僅是陳興燃震驚自己身體的變化,他周圍的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詫異望著陳興燃。

尤其是那個受傷嚴重的保鏢,他先是震驚,再到狂喜,他盯著陳興燃,心中驚歎道:他是高手,絕對高手!那一棍子化繁為簡,正中要害!隻要他肯幫我們,我們就有救了!

保鏢對著陳興燃喊道:“請先生搭救我家小姐!事後我們一定奉上百萬作為報酬!”

“百萬?你家小姐的命原來就值百萬?”陳興燃淡淡說道。

獲得天眼的陳興燃,整個人已經完全蛻變,黑頭套這些人在陳興燃眼中,看不到任何威脅。

黑頭套指著陳興燃沉聲說道:“你**的當老子不存在!還敢當著老子的麵討價還價!兄弟們,給我弄死他!”

一群人手裡拿著刀具的人圍住了陳興燃,剛纔他們就是用這種戰術捅傷那個保鏢的。

此刻已經癱倒的保鏢緊張的看著陳興燃,他身邊的大小姐馮薇雪同樣擔心的問道:

“韓叔,他不會有事吧?”

韓叔還冇有給出答案,陳興燃手裡的棒子嗖嗖幾聲揮出,圍著陳興燃的那一圈人,全部發出一聲聲慘叫,他們的所有持刀的手臂,全部被陳興燃不知道從什麼角度揮來的棒子硬生生打斷。

陳興燃也對自己的力量感到驚訝,他冇想到自己開了天眼後,連身體的力量也增強了數倍。

“他,他贏了???”馮薇雪驚詫的望著陳興燃,他真的是個盲人嗎?

為首的那個黑頭套已經被嚇傻了,他愣了幾秒後,身子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。

他意識到隻要有眼前這個該死的‘盲人’高手在,他已經無法再去綁架馮薇雪。

黑頭套怨恨的瞪了幾眼陳興燃,帶著他的殘兵,狼狽的跑遠了。

陳興燃拿著盲人棒,走到了馮薇雪的身前。

馮薇雪望著在月光的對映下陳興燃的麵孔,陳興燃消瘦的麵孔,帶著一絲病態的憔悴,但是天生英俊的臉頰,卻反而讓陳興燃的麵孔格外有吸引力。

但是當馮薇雪看到陳興燃的雙目時,她發現陳興燃的眼睛灰暗無神,他竟然真的是個盲人。

馮薇雪心中替陳興燃遺憾:他這麼有魅力的一個男人,居然是個盲人

這時陳興燃一隻手搭在馮薇雪肩膀上,他說道:“你肋骨骨折了一根,現在我幫你正骨,可以避免一場手術。”

馮薇雪剛纔奔跑的時候,不小心摔了一跤,剛纔冇有感覺,現在被陳興燃提起,她忽然覺得胸口處傳來了一陣陣難以忍受的疼痛。

馮薇雪望著陳興燃,她剛想問出“你還會正骨”幾個字,就被疼痛感弄的冷汗直流。

馮薇雪嘴裡勉強吐出兩個字。“幫我!”

“忍一忍。”

陳興燃的手,解開了馮薇雪的衣釦。

“我可警告你,你不要亂摸!”

“啊,你的手不要亂碰啊!”

“你又摸!”

“啊!你的手!氣死我了,你是不是故意的!”

陳興燃淡淡說道:“不好意思,我是盲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