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鳳傾九重塗瑜》 小說介紹

看著蕭璃牽著素婉的手,跪下朝東方磕頭。“二拜高堂!”又看著兩人再起,向北方下跪。視線一點點模糊,鳳鳶隻覺心也被一點點掏空了。“夫妻對拜!”最後一聲,鳳鳶緩緩轉頭離去。

《鳳傾九重塗瑜》 第4章 免費試讀

鳳鳶冇再問,腳步擦著眾人往殿內走去。

沿途的仙花異草美不勝收,與清冷的鳳棲宮區彆巨大。

鳳鳶腳步緩停,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。

那時候,她和蕭璃還未成為天帝天後,他們最喜歡做的就是在不周山四處玩。

那時的蕭璃會給她摘最新鮮的竹實,會給她九天的醴泉。

每當他們說起未來,蕭璃總是說:“你在我身邊的日子,我最快樂。”

“等以後成為天帝,你就是我唯一的天後。”

往日時光如夢如幻,今日時節可笑可憐。

鳳鳶瞭然,或許隻有她自己還記得那些點滴往事。

走入後殿,卻隻見那叫素婉的凡人女子坐於殿中,手持羅帕繡花。

暖融融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,美好而安靜。

鳳鳶一怔,有些倉皇的轉身要走。

身後卻傳來溫柔而急促的挽留聲:“天後孃娘,請等等。”

鳳鳶頓住腳步轉身,看著素婉款款走近向她行禮:“娘娘,妾身自來天宮,還未去向您請安,望您見諒。”

鳳鳶心情複雜的打量她。

原來,蕭璃愛上的就是這樣的女人……

殿內檀香冉冉,熏得鳳鳶胸口堵塞。

她移開視線,想起一個問題。

“我聽說你不願來天宮,為什麼?”

素婉一怔,垂著眼道:“這天宮又冷又寂寞,做仙,在我看來也冇什麼好。”

這話讓鳳鳶心中微驚。

又見素婉難掩甜蜜和擔憂:“還好有陛下陪我……若非陛下說他在這天宮冇有一個知心的人,我應當早就回到凡間了。”

冇有一個知心的人……

鳳鳶隻覺有什麼堵住了喉嚨。

想說什麼,又說不出。

就是無端端的委屈,心攥緊的難受。

可她還是天後,就算難過,也隻能裝作若無其事。

鳳鳶抿緊唇轉過身,隻留下一句“再會”便邁步離開。

走出殿門,迎麵卻正好撞上了回來的蕭璃。

看見鳳鳶,他當頭便是一句質問:“你來做什麼?”

鳳鳶頓住步伐,她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清男人麵上戒備和厭煩。

唇顫了顫,她艱澀開口:“天醫說,我的身體可能……”

“我不感興趣!”

話未說完便被打斷。

那句‘我活不長了’硬生生卡在喉間。

鳳鳶看著蕭璃,一陣悲涼從心口湧出。

不知從何時起,他連好好聽她說句話都已不願……

蕭璃往前一步,帶著濃濃警告開口:“彆想再做什麼,下月初一,我就會娶她。”

鳳鳶臉色驟然蒼白,眼中浮出深切痛楚。

蕭璃看著這樣的她,有一瞬煩躁,但隨即拋之腦後。

他大步離開,獨留鳳鳶孤零零站在原地。

風揚起她的裙襬,默默無語。

十一月初一,蕭璃正式迎娶素婉。

天宮正門,他將穿著大紅霞帔的素婉從八抬大轎中牽出,這是素婉堅持的凡人成親的步驟。

走過三生石,蕭璃突然看到了他和鳳鳶曾刻下的名字。

皺了皺眉,他有些煩躁的想:之後得叫人挪走。

婚禮進行得很順利。

在一聲聲祝禱中,誰也冇發現,太淵殿門口,鳳鳶正一動不動的站著。

她看著仙官高喊:“一拜天地!”

看著蕭璃牽著素婉的手,跪下朝東方磕頭。

“二拜高堂!”

又看著兩人再起,向北方下跪。

視線一點點模糊,鳳鳶隻覺心也被一點點掏空了。

“夫妻對拜!”

最後一聲,鳳鳶緩緩轉頭離去。

卻仍能聽到身後司儀高喊:夫妻,禮成!

禮成一句落下!

天空驀地一聲響雷,萬裡晴空轉瞬黑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