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都市兵神奶爸》 小說介紹

都市兵神奶爸男女主角(韓立,韓澄)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,譜寫怎樣的悲歌,又將是怎樣的故事,如何挽留,一切皆宜物是人非,又將是怎樣虐曲,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。全文章節描寫細膩,作者二鬥文筆功底深厚,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。 半夜,韓立倏的睜開眼睛,眼神空洞的望著黑漆漆的天花板,掛在上麵的破吊扇,正在吱嘎吱嘎轉動著,時不時掉點灰渣渣下來。——又是夢。太真實了。他隨手在床頭上摸了一把,抓起個啤酒瓶子,咕

《都市兵神奶爸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半夜,韓立倏的睜開眼睛,眼神空洞的望著黑漆漆的天花板,掛在上麵的破吊扇,正在吱嘎吱嘎轉動著,時不時掉點灰渣渣下來。

——又是夢。

太真實了。

他隨手在床頭上摸了一把,抓起個啤酒瓶子,咕咚咕咚灌了兩大口。

嗝......

窗戶開著,外麵淅淅瀝瀝下著小雨,好像每次下雨天,都容易做這種亂七八糟的夢。

韓立從床上下來,踉踉蹌蹌去關窗戶,腳底下踢到了瓶子,一陣叮叮咣咣。

好幾下,他差點被絆倒。

窗戶關上。

他一回頭,突然發現屋裡頭有個人,黑色的影子,就站在他床邊位置。

藉著外麵零星的光,隱隱能看到有長髮披下,黑暗中尤其瘮人。

韓立愣了一下,旋即就笑道:“咋的,閻王爺派來請老子去喝酒的?不去不去,老子殺了那麼多的人,那些鬼都在下麵等著找我報仇呢。”

撲騰!

說完,一個翻身就倒在床上,扯了扯身子底下的被,就開始繼續大睡。

站在床邊的黑影開口,道:“你可是北境的狼王,怎麼能變成這樣!?”

是一個女人的聲音,聲音中帶著悲痛與質問。

呼嚕......

床上,響起了鼾聲。

女人繼續開口,聲音顫抖:“北境三十萬將士在等你,我也在等你,你怎麼能這麼辜負我們?她死了,你就這麼作踐自己懲罰自己麼!”

兩行熱淚,簌然落下。

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臉,但她的悲傷與這黑暗一樣沉重。

“酒,給我酒......”

韓立砸吧著嘴,呢喃道。

女人從懷裡掏出一張照片,語氣中帶著最後一絲期望,“總部已經查到,她給你生下了一個兒子,要做一個怎麼樣的父親,你自己選擇吧。”

女人放下照片,向窗戶走去。

吱嘎......

窗,又開了。

哢嚓!

一聲驚雷,將夜空劈作兩半,雷光的映照下,韓立睜著眼睛流下淚水。

誰能想到,名震大夏的北境狼王,那個令七**團聞風喪膽,令邊境上的亡命毒梟嚇尿褲子的男人,此刻會是這番邋遢頹廢的模樣。

韓立坐起來,拿起女人留在床頭的照片。

又是一聲驚雷,雷光映照下,照片裡一個四五歲大的小男孩正燦爛的笑著,孩子的眉毛像他,鼻子也像他,但眼睛和嘴巴像極了婉晴......

照片的背麵。

——韓澄,2017年3年9日。

窗外,大雨傾盆,整個城市彷彿在突如其來的暴雨中搖搖欲墜。

韓立仰起頭,淚流滿麵。

這個向來流血不流淚的這男人,這一刻彷彿孤單無助的孩子,他將三年來的悲傷、不甘、憤怒、愧疚、遺憾、崩潰,統統哭了出來。

“婉晴,我一定把會我們的孩子帶回來,撫養成人!你當初生下了孩子,為什麼不告訴我?長淵一戰,我贏了三十年邊疆穩固,卻永遠輸了你......”

“啊啊啊!!!”

......

翌日,宣城

城北福利院。

一群小孩子正在院子裡嬉鬨玩耍,玩著老鷹捉小雞和丟手絹的遊戲。

在院子的一角。

一個四五歲大的小男孩,正蹲在樹下用樹枝畫畫,小男孩頭髮有些亂,但小臉兒洗的乾乾淨淨,身上的衣服明顯小了,還破了好幾個洞。

“澄澄,你在畫什麼呢?”

一個差不多大的小女孩走過來,蹲在了小男孩旁邊。

“這個是你媽媽對麼?”小女孩指著其中的一個小人笑著道。

小男孩不說話,隻顧低頭畫。

“這個是你對麼?”

“咦,這個是誰呀?”

小女孩歪著頭,純真的小臉上滿是疑惑。

“爸爸。”

小男孩終於開口了,聲音很小,“媽媽說,爸爸一定會來接我的。”

“你真幸福,我的爸爸媽媽都死了,我在這個世界上冇有親人了。”

小女孩傷心起來,但她癟著嘴不讓自己哭出來,抹了一下眼睛,然後討好的笑道:“澄澄,我幫你一起畫麼,我也想有爸爸。”

小男孩猶豫一下,然後點點頭。

兩輛黑色轎車,停在福利院大門外,後麵車裡坐著一對中年夫婦。

男人瘦長臉,高鼻梁。

女人圓臉盤子,長了一雙綠豆眼。

兩人身上的穿著都是極為闊綽,但這麵相麼,實在不像是好相處的人。

男人不耐煩道:“我公司裡事情那麼多,你偏要拉著我一起過來。”

女人的綠豆眼翻了一下,“你以為我願意叫你來啊,還不都是為了女兒,這破地方辦理領養手續,必須要夫妻兩人親自過來才行。”

男人冷聲道:“你冇塞錢?”

女人道:“不塞錢,能這麼順利就來辦領養?你看這雙眼睛,多漂亮,把這雙眼睛換到女兒的眼睛上,我們女兒就能重新看見了。”

女人興致勃勃從包裡拿出一張照片,照片上的赫然是蹲在樹下畫畫的小男孩。

那個——‘我爸爸一定會來接我’的小男孩。

院長辦公室裡。

中年夫婦在領養協議上簽下了字,六十多歲的院長,親自向兩人叮囑:“鄭先生,鄭太太,你們不要嫌我嘮叨,澄澄是我們院裡最乖最懂事的小孩,你們既然決定領養他,就一定要好好照顧他。”

中年夫婦連連保證。

俄頃,院主任領著澄澄走進來。

中年夫婦一看到澄澄,鄭太太迫不及待就要過來拉澄澄的手,“澄澄,快過來。”

澄澄馬上緊張的躲到院主任身後,害怕的問道:“薑阿姨,你不是說我爸爸來帶我回家麼,我爸爸在哪兒?”

院主任笑著說:“澄澄,他們以後就是你的爸爸媽媽了,快叫爸爸媽媽。”

澄澄緊緊抱著院主任的腿躲在身後,“不,他們不是我的爸爸媽媽,我媽媽已經去世了,我看過爸爸的照片,他們不是,我要等爸爸......”

院主任臉色立馬冷了下來,“你爸爸不會來的,他早就不要你了,否則早來把你帶回家了,能被領養是你的福氣,趕緊叫爸爸媽媽!”

院主任邊說,邊粗暴的把澄澄往前推。

澄澄大聲哭起來,“我不要,我要等爸爸,爸爸不會不要我的,嗚嗚嗚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