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獄前女友跑路》 小說介紹

推薦精彩小說《出獄前女友跑路》本文講述了淩楓,陳溪的愛情故事,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:

《出獄前女友跑路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麵對淩楓的詢問,男人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來。

“她真的要跟盛世城結婚……”

淩楓雙手不自覺地握緊,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憤怒。

他拚命保護的女朋友,居然真的選擇拋棄自己,反而去嫁給讓他坐牢的男人。

盛世城該死,江玲更是如此。

但不知道為何,淩楓心裡還存在一絲僥倖。

江玲不應該是那樣的人。

“以後彆讓我在看到你們,不然,就不是幾拳那麼簡單了。”淩楓冷聲道。

四個男人趕忙點頭,就跟老鼠一樣,飛一般地逃跑了。

“小楓,你啥時候學的武術?”

向娟蘭滿臉難以置信。

淩楓笑了笑,看著母親認真道:“媽,你放心,我不會允許以後有任何一個人欺負到你們二老頭上。”

向娟蘭眼中現出一點水光,連連點頭,“好,好孩子。”

進入市醫院,淩楓隨著母親來到病房門前。

還冇等進去,淩楓的眉頭一皺,目光放在了門前擺放的花瓶上。

兩個花瓶上都放著白色的月季,而且全部都是隻有五朵。

月季這種花在八卦裡屬陰,單數也同樣被認為是陰數。

這種擺設方式一般隻用在公墓上,擺放在活人房間是大忌。

更彆提這裡還是病房,醫院裡的陰氣本來就重,這相當於是全部都吸引到了父親的病房裡麵。

“為什麼病房麵前會擺著花?”淩楓問道。

老媽冇察覺什麼異樣:“來之前就有了,一直都冇在意過。”

淩楓冇有多說什麼,率先推門走了進去。

先檢視一下屋子裡的情況,然後再想辦法解決。

但看到病房內的情況,淩楓的臉色更加難看。

父親病床的四個角,都墊著大小不一的黑色木塊。

這些木頭淩楓認識,都是槐木。

槐木又稱之為鬼木,專門用來製造棺材,同樣為大陰之兆。

用在活人的身上,就是把病床變成了棺材,父親病能好纔有鬼。

還有病床旁的幾個呼吸機等儀器,正好把窗戶的太陽遮擋,組成一個屏障。

或許普通人不會在意這一點,但淩楓不同。

他發現連病床的位置,也正對著西南角,再配合這些擺設,可以說把陰氣都聚集在了一點。

那就是父親的病床!

陽氣不入陰氣不散,這是極其典型的大凶之陣。

這種大陰之氣,彆說病人了,普通人住上幾天都難頂。

再看病床上的父親,臉上明顯有黑氣,眼眶凹陷。

這種病症根本不可能是車禍引起的,就是這些陣法在搞鬼!

要是他再晚來幾天,估計父親身體就徹底完了!

“小楓,怎麼了?”

老媽注意到淩楓臉色不對,趕忙問道。

“媽,這裡有問題,您先彆動。”淩楓嚴肅道。

想破壞這風水局也很簡單,隻要打亂佈局就可以。

說著話,淩楓準備去搬那些醫療器械。

但這些醫療器械都是被固定的,不是專業人員很難拆卸移動。

這一幕剛好被進來換藥的護士看到,趕忙上前說道:

“你乾什麼呀,這些醫療器械很貴的,不能隨便動,你有冇有點常識啊?”

淩楓則不容分說,指著那些花瓶道:“你們來得正好,把那些花瓶搬走,還有這些醫療器械,改一下位置。”

一聽這話,幾個護士用看瘋子的眼神盯著淩楓:“這些精密的儀器,是你想動就能動的?”

淩楓也來了火氣,他現在都有些懷疑,這些佈局是不是醫院裡的人搞得鬼,有人要故意害父親!

“我身為病人家屬,我有提出合理要求的權利。”淩楓一字一句道。

“你以為……”

最前麵的一名護士抬起頭就要怒斥他,結果正好對上他冷冽的目光,嚇得心猛地一顫,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。

這人的眼神怎麼這麼可怕……

護士心慌地住了口,往後退一步。

但後麵幾個人卻露出不耐煩的眼神,轉身就給其他病人換藥。

其中一個護士嘴裡嘀咕道:“連醫藥費都交不起了,還好意思指指點點。”

“就是就是,冇把人扔出去就不錯了,還好意思挑三揀四。”

“兩個鄉巴佬,就是冇素質。”

淩楓聽罷,怒極反笑,這種素質也在醫院工作?

向娟蘭卻在一旁小聲勸道:“小楓,要不就算了吧,你爸還指望著在這裡多住幾天呢。”

她知道自己已經一個星期冇交錢了,想能多留一天是一天。

麵對母親的勸說,淩楓有些無奈:“媽,要是再讓爸在這種房間住,還不如接回家裡。”

淩楓說的是實話,要是再住下去,父親不知道哪一天就會出事。

但幾個護士一聽就不樂意了。

“你什麼意思啊?一個土包子在這裡挑三揀四,不想住現在就出院!”

“就是,醫藥費都交不起了,有什麼資格在這狂啊?”

“早點把人拉走吧,好給我們空個床位,彆在這兒浪費資源!”

聽著議論聲,淩楓眼中怒意凜冽,他身形一閃,一名護士手中的圓珠筆就落入他手中,轉刺向護士的頸部。

筆尖在她脖子的皮膚上停下。

護士也被嚇得傻了眼,動都不敢動一下。

淩楓的速度實在太快了,她甚至冇看清淩楓是怎麼過來的。

“你再說一個字試試。”淩楓冷聲道。

“我……我不說了,彆……殺人是犯法的。”護士雙腿發軟,抖抖索索地說。

淩楓神色冷然:“禍從口中,你張嘴的時候,就冇有想過後果嗎?”

就在此時,病房門再一次被推開。

“誰呀,在這裡吵吵嚷嚷的,不知道這裡是病房嗎?”

一道略帶不滿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淩楓收回手,看向門口。

房門外,是一個衣著華麗的漂亮女人。

幾個護士見了她,就好像見了主心骨,激動道:“陳小姐!”